黑白灰

咕咕咕?

买了一件衣服,预计的是能快点送来正好穿。

结果每一天打开手机都显示“正在派送”

所谓是“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”啊,等到我这里降温我裹上厚大衣套上毛衣把自己裹成了粽子,快递终于到了。

我打开快递看到那件长袖,不知道该哭该笑。

这告诉我,一定要保持体型撑到下一年(最起码冬天不能使劲贴膘了),嗯,谢谢商家给了我这么好的动力!


最近一打开淘宝,看看给我的推荐都是各种假发,我就知道头冷的事情是瞒不住了。


沙雕朋友问我生日礼物想要啥。

我说:手办。

朋友马上把她物色已久的“手办”截图发给了我,我一看图上那俩我不认识的奥特曼就哭了。


我反问朋友生日礼物想要啥,朋友说:“别给我买礼物了,攒着这钱,买房。”

我:……(还怪有经济头脑的我竟无言以对。。。)


体育渣的心里话

怎么说呢?每次别人跑八百米我就像是跑了八百里一样,不说累的要死也差不多了。

咱也不知道为什么长跑这么菜,明明短跑是头几个冲的最快的一批,明明肺活量是吹爆表那种连有的男生都整不来的数值,明明个子小能克服“个子大招风”的空气阻力(算了我不懂具体原理当我啥都没说好了)

也许是爆发力比较好而耐力不足吧。

所以舍友给出了个好主意:跑长跑每五十米就停下来歇歇。

当时觉得挺不错,

现在我想打死她。

(歇一歇,这一歇就停止在了五十米再也不愿意往前动。)

所以舍友都称呼我为“五十米真汉子”,

emmm,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就是了。


大学四年年年体测,难死辽。。。


宿舍辞典(第二辑)

以下内容纯属娱乐,并非词语本身意思。请同意以上观点者继续观看(难得正经的写一写说明)


1.自吹自“雷”

详细解释:小随便和小机灵相约打游戏,小机灵“自吹”自己是有一年多游戏年龄的“老玩家”,可以带小机灵走向最后胜利。结果小随便在拯救小聪明时被自己扔的手雷炸死,成功“自雷”。

单字解释:吹:吹嘘;雷:用手雷炸死。

造句:小机灵找了个自吹自“雷”的队友,妄图走向胜利,请广大游戏玩家不要模仿这种危险行为。


2.午夜凶铃

详细解释:大姐大定错闹钟,大家快要休息的时候(将近十二点)闹钟铃声响起,把大家吓个不轻。

单字解释:午夜:昏昏欲睡那个时候呗;铃:闹钟铃声。

造句:我们至今都忘不了那个午夜凶铃的情景,并且每每回想起都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打人(大姐大)的冲动。


3.“碎碎”平安

详细解释:考试前夕,小机灵失手摔碎了自己的玻璃水杯,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受伤,平安的迎接了放假前的小考试。

单字解释:碎:玻璃杯碎了;平安: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来考试了。

造句:好一个“碎碎”平安!小机灵微微颤抖的手捧着小考试试卷,心里很复杂。


(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词语,请不要当做词语本身意思,嗯嗯就这样。)


翻到最后一页,看完最后一道练习题,我难以自已的伸了个懒腰长舒了一口气。

鬼知道教室里其他人看我的眼神有多惊讶。

我不管我就是要放松_(:D)∠)_


脑子里回想着的这是个什么鬼

如何保持清醒?

——打开手机。


如何快速入睡?

——翻开课本。


如何厌烦一首歌?

——设成闹钟铃声。


如何讨厌一个人?

——让他叫你起床。


如何报复社会?

——洗洗去睡。


所谓打击

对本人来说,成绩不好是头等打击。

头头等打击:超市不卖茯苓膏了。

头头头等打击:超市不卖苹果醋了。

头头头头等打击:晚上睡前没有牛奶喝了。


对小可爱来说,自己家的那位的杂志买不到了是头等打击。

头头等打击:自己家的那位的歌因为版权不让听了。

头头头等打击:自己家的那位的歌因为版权不让听了自己还没来得及下载。

头头头头等打击:手机内存不够不能下载自己家的那位的歌了。


对大姐大来说,办公能力遭到质疑是头等打击。

头头等打击:质疑自己办公能力的是自己的学姐。

头头头等打击:质疑自己办公能力的是自己关系很好的学姐。

头头头头等打击:自己开始质疑自己的办公能力了。


所以说,其实是各有各的烦恼嘛。

(打开一瓶苹果醋,吨吨吨。)

(小可爱:翻开自己家的那位的杂志,舔舔舔。)

(大姐大:拨打明明自己搞砸了还埋怨别人能力差的学姐的电话,怼怼怼。)


今天上午我在历史系就读的朋友很激动的给我发来语音,问我看没看阅兵,我说看了,很精彩。

她的语音带着呜咽声,我有点奇怪。

我说,你怎么了?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干嘛呢?

她说,哭是因为太激动了,看着中国七十年,太激动了。

我想起来了,高中时期她告诉过我的一件事——


有一天下课我碰见她,她告诉我她们今天学了中国近代史。

我问她,感觉如何?

她说,从小到大没哭过这么厉害,全班同学都在哭,老师也在哭,哭着讲课,声音哽咽也要讲,讲“撞沉吉野”,讲这首“奇异的悲歌”;哭着听课,双眼模糊也要听,听“自强求富”,听“奋起的反抗”。

我说,对不起我很难想象那个场景。

她说,真的,那种从纸面上扑面而来的悲痛,几乎要把那堂课团团吞灭。


而今天我大概能理解了,她两年前的痛哭,还有今天的号啕大哭。

所以我说: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。

她在那边发来语音:嗯!好日子!


我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的普通人

高中,同学说过最多的话:“你可以先走。”

大学,同学说过最多的话:“你要等我。”


高中,大家在食堂匆匆扒完三餐滚回教室乖乖自习。

大学,下课后东逛西逛买这买那你说不想参加就是一个白眼。


高中,你挑灯夜读谢绝一切活动专攻学术人家说你有前途。

大学,你争分夺秒置身交际社团事外一心读书人家白了你一眼,顺便送上一句“有病。”


高中,你看着身边每每在光荣榜的同学交流政史地理,数理化生。

大学,你翻翻朋友圈看着他们如今发的动态:雅思托福四六级专四专八专利申请。


不明白了,变的是谁,不变的又是谁。

可能十八岁之前的日子,确实很幸福。


补刀狂魔

宿舍小机灵,人甜嘴毒。

1.食堂惨案

某天,我们宿舍六个人坐在一起恰饭。

大姐大:“老婆饼里没有老婆。”

小可爱:“烧鹅里没有鹅。”

小随便:“驴打滚没有驴。”


小机灵:“肉夹馍没有肉。”

我们:“哈哈哈真逗,没有肉的肉夹馍谁会吃啊哈哈哈……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”(怎么哭了呜呜呜)


2.什么你的我的

小可爱指着自己的抱枕:“这是我老公!”

我指着满墙的二次元海报:“这是我蓝盆友!”

小时尚抱着自己的玩偶:“这是我小弟!”


小机灵:“其实都是别人家的。”


我: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”

小可爱:“嗷嗷嗷嗷嗷嗷”

小时尚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
3.羡慕不来吧

老师不定期抽查背课文,正好抽的我们组。课文很长,三四百个单词。

我:“小机灵你是不是变胖了?”

小机灵:“我不用背课文。”

我:“小机灵你最近又欠了啊”

小机灵:“我不用背课文。”

我:“看课本去了不理你了Ծ‸Ծ”

小机灵(邪魅一笑):“我不用背课文。”


我:呜哇哇哇(以后再也不敢招惹小机灵了)

小机灵(完胜):“呵,我不用背课文。”


神奇的食堂

1.这到底是什么菜


我去食堂吃饭,看着卖盖饭的窗口前没几个人就去吃盖饭。

我指着玻璃窗内黄澄澄的土豆块(我没看错就是炖土豆,嗯)对大妈说:“我要那个炖土豆。”

大妈诡异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缓缓开口说:

“闺女,那是红烧肉(炖土豆)……”

我:“啊啊我……我……”(不知所措)

(大妈为了证明那真的是红烧肉,特地给我加了很多肉,估计那一个菜所有的肉都到我碗里了哦哦哦吼~)


2. 厨师你来一下


小机灵要了一份“香菇油菜”,端上桌,只看见绿油油的油菜没看见香菇。

小机灵:“哼,哪怕多给点钱也别做成这个亚子嘛我要吃香菇!”

大姐大:“这道菜好极了,只见油菜不见香菇。”

我:“也许,做这道菜的厨师名字叫香菇吧……”

(那一天,我们认识了叫香菇的厨师,吃了他做的油菜。)


3.厨具有问题


某天我们在食堂吃饭。

小可爱:“我买的辣椒炒肉只有辣椒。”

我:想起了刚刚自己是如何费尽心机找到一家看起来肉很多的窗口,没想到人家故意把肉多的那一边摆在我们面前,盛菜的时候从另一边盛……

大姐大:“也许,这次不是厨师的问题……”

我:“嗯……也许这次用的厨具名字叫  肉。”